大參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查看: 2316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烏鴉校尉:吃人的“偽國學”:從豫章書院到華夏學宮,誰在用“傳統文化”謀財害命?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12-5 14:13:17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最近媒體曝出了一則消息:孫楠女兒上的國學班關門了。

  這所學校叫“華夏學宮”,位于江蘇徐州,學校官方回應說今年春節后就關張了,只不過最近被媒體爆了出來。

  這所“學宮”提供的可不光是“興趣班”,而是全日制的小學、初高中,而且收費很高,中學學費一年105600元。

  還有7天的“女德課”,叫你怎么做淑女,收費16800元。

  把孩子放到華夏學宮,他們只能學四書五經,外加女紅、太極、書法這些“國學”課程,數理化生計算機這些都不要想了。

  所以學完了也沒學歷,不能參加高考,高中畢業請自謀出路。

  國家早有明文規定,這樣的“私塾”“國學班”不能代替國家的義務教育。

  很多網友就不理解:孫楠身為公眾人物,為什么要“明知故犯”?如今這一關張,更說明不是什么正經學校了。

  其實對孫楠一家人來說,上國學班不是什么搬家、燒錢的辛苦差事,而更像是一門撈錢的“生意”。

  2009年,孫楠與買紅妹離婚,娶了第二任妻子潘蔚,因為前妻生的大女兒買寶瑤厭學、愛玩游戲,于是“后媽”潘蔚就把買寶瑤送進了國學班,她自己跟前夫的大女兒則在國外留學。

  2019年初,孫楠和潘蔚公開接受自媒體到家采訪,稱搬到徐州3年,租住100平米的房子,為的就是能“就近上學”。

  今年在徐州,潘蔚寫了本新書《素心映照》,分享他們一家的傳統文化生活心得,書里講的非!捌孑狻,比如:

  女人懷孕時誦讀經典,能產生“能量波”,推動生命向善。

  孫楠唱的愛國歌曲《五星紅旗》,是對五德“仁義禮智信”的弘揚,孫楠聽了很認可。

  就是這樣一本“神書”,華夏學宮官網給做了大圖輪播宣傳。

  一個學生家長寫書,學校官網置頂宣傳,這正常嗎?

  原來潘蔚自有盤算。她把稿費全都捐了出去,而受捐的“華夏同德基金會”的理事長正是華夏學宮校長易菁,基金會一年捐贈收入高達2200多萬,花520萬用于“建設華夏學宮”。

  不僅如此,潘蔚本人還在學宮擔任女紅課的老師。

  潘蔚說,現在自己的孩子去洗手間回來,也能念一句“便溺回,輒凈手”;與人發生爭執時,會說“道人善,即是善”。孫楠對此表示很滿意。

  有人說孫楠這是讓二婚老婆給洗腦了。

  但他自己的“生意經”遠遠不止在一個“學宮”上。

  他推出了自己的國學IP品牌“楠氏物語”,找很多非遺大師做文創產品,開網店,一件衣服三四千,一套茶壺七千多,還跟企鵝影視合作推出國學動畫片。

  和孫楠一樣,在中國把“國學”“傳統文化”當生意的大有人在。

  只是很多做這門生意的人,實在是沒有什么底線——

  有人間接“害死”了林黛玉的扮演者陳曉旭;

  有人用“龍鞭”“戒尺”把學生打到生不如死;

  有人把生病的學生活活耗死,草菅人命。

  在中國,烏煙瘴氣的“國學班”里到底都藏著什么妖魔鬼怪?

  1

  何為女德?缺了大德

  很多人都還記得87版電視劇《紅樓夢》里有個超凡脫俗的人物“妙玉”。

  她的扮演者是女演員姬玉。

  而她近幾年的一次露面,跟《紅樓夢》沒關系,而是為遼寧撫順“女德班”站臺授課。

 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,她不是什么正能量講師,而是一個懺悔者,現場講述自己的墮胎經歷:

  她說:“我墮了三次胎,也向所有墮過胎、殺害過自己孩子的人,向他們懺悔三拜!

  姬玉現場下跪

  她說她的好閨蜜陳曉旭給她很大影響——讓她皈依佛門,走進古圣先賢的智慧海洋,給她最終擔任女德講師打下基礎。

  為什么連愛惜羽毛的著名演員都能為女德班站臺?女德班,難道還能讓人著魔不成?看看下面這位就知道了。

  2017年,江西九江學院辦了一場講座,主講人叫丁璇,講座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,丁璇也被網友稱為“女德天后”。

  丁璇說,吃豬肉會讓人變得淫蕩:

  她還說,女人得婦科病是因為漂亮性感:

  還有“三精成一毒,專傷不潔女”:

  總挨打的女人不易生。

  女人不換男人,能驚天地泣鬼神:

  男人是天,女人是地,女人永遠翻不了天:

  時長2小時的演講,每一處“金句”都讓人感到“天雷滾滾”:

  有網友這樣評論:

  主辦學校九江學院說,丁璇是河北省傳統文化研究會常務副會長、女德文化研究學者,所以才請她來的。

  結果網友扒出來,她就是承德供電公司工會的一個退休老太太,初中學歷,年輕時就喜歡拋頭露面,退休后在全國各地辦了300多場女德、國學講座。

  丁璇近幾年做的講座

  而在背后為她撐腰的,正是“河北省傳統文化研究會”,他們還有個官網,叫“中華經典網”。

  看上去一個高大上的國學網站,為了掙錢什么招數都使出來了——不僅可以操辦婚禮:

  可以一鍵直達全國各地國學班:

  逛孝親商城,一件商品動輒上萬元:

  甚至還能報考大專:

  然而,我去教育部官網查了一下正規大專,發現“查無此!。

  在網站上40多位講師,其中女德類的就有7位,其中包括美容公司的董事長,還有山東肥城的普通農婦。

  與其說丁璇等人是“女德講師”,還不如說她是“中華經典網”的“地推專員”。

  不光是丁璇和河北傳統文化研究會,過去幾年在全國多地,“女德班”和其背后的“國學組織”堪稱遍地開花:

  比如撫順市傳統文化研究會,辦女德班讓學員徒手擦糞坑,邊擦還邊說:“它臟,我的心比它還臟!”

  老師講:“點外賣不刷碗,你就喪失了婦道!

  一個患有再生障礙性貧血的學員說:傳統文化使我不用再輸血,自身造血可以維持自己的生命活動了。從接觸傳統文化不到一個月,我就把藥停了。

  海南?诘呐掳,說科學數據可以支撐“對著胎兒念《弟子規》,生出來會更有道德”。

  講座的最后,所有人要對著“國旗”、“孔子”和“軒轅”三鞠躬。

  東莞蒙正國學館的女德班,警告女學員:“如果要做女強人,就得切掉子宮、切除乳房,放棄所有女性特點,所以女人啊,就該柔順!

  媒體曝光后,迫于輿論壓力,撫順市政府關停了撫順的女德班,同一批人馬就跑到浙江溫州去興風作浪,而這一次他們把觸角伸向了未成年的女娃:

  他們嚇唬小女孩,以后只要換男友,就得爛手爛腳長壞疽,還要給你看照片。

  有的孩子上完課發表感言,領悟到“癌癥的主要原因就是不孝”:

  一個參加過女德班的小女孩也談到她的“轉變”:

  這些傳授糟粕的女德班號稱不收費,但會鼓動學員為學校捐款,一期夏令營就能籌款134萬元。

  而在撫順、溫州等多地開辦女德班的“校長”,是康金勝和康金利兩兄弟。

  他們是什么人呢?曾經的黑道老大。

  康金勝曾賣假貨、欺行霸市,康金利則因殺人逃亡3年后被抓,判了死緩,坐牢16年。

  就在兄弟倆準備再干“大事”的時候,一個哥們告訴他們:必須參加一次傳統文化論壇,聽老師講“弟子規”等傳統文化課程。

  時年50歲的哥倆去了,結果就“浪子回頭”了,受到《弟子規》的感召,重新做人,用自己的經歷四處演講。

  央視《東方時空》的主持人陳大惠找到兄弟倆,給他們拍了一個“大型公益紀錄片”《走下刑場的懺悔》。

  而陳大惠也成了哥倆新的引路人,他后來從央視辭職以后,全國各地推廣《弟子規》。

  而這位前央視主持人的雷人雷語跟“女德班”如出一轍:

  他說需要放化療的癌癥病人,通過看他講《弟子規》的光盤,學習一段時間,結果就一個癌細胞都沒有啦。

  他一面鼓吹自己,曾經“跟白巖松、王志、水均益、敬一丹一個辦公室的”,另一面說自己“穿一雙8塊錢的布鞋”,住的房子靠租,生活主要靠父母退休金。

  自己留幾塊錢吃飯,其他錢都給大家刻“傳統文化”光盤了,所以號召信徒捐錢給他“助印”(刻錄)光盤,因為“一張光盤能救一家人”,擺明了就是撈錢。

  在他的牽線搭橋下,才有了“妙玉”給他“徒弟”康金勝在撫順的“女德課”站臺。

  然而真正“害死”妙玉的閨蜜——“黛玉”陳曉旭的,正是陳大惠的師父——凈空法師徐業鴻。

  陳大惠和凈空法師

  陳曉旭在息影后從商,開廣告公司成為富豪,2006年卻患上乳腺癌二期。

  因為聽凈空講解的《無量壽經》頗受觸動,選擇出家的陳曉旭征求凈空法師的意見,凈空告訴她“念佛可以治病,不用去醫院看病”,多念佛,消除業障,病能自愈。

  陳曉旭信了,耽誤了治療,結果被病魔奪去了生命,年僅42歲。而她托管給凈空的8000萬元資產也下落不明。

  即使是陳曉旭死后,凈空依然到處宣講:“不健康有病的人,如果真正肯修清凈心,他的病不需要醫藥、不需要治療,自然會好!倍鴮﹃悤孕竦乃,他說都賴她自己信心不夠堅定,老想著負面的東西。

  這就是中國“女德班”的“譜系源流”:

  所謂的“高僧”凈空間接“害死”了陳曉旭,還培養了把《弟子規》“妖魔化”“捧上天”的陳大惠,陳大惠用央視紀錄片“洗白了”黑道兄弟康氏二人,讓康金勝成為傳統文化學校校長,在撫順、溫州等地到處流竄,禍害四方,還把陳曉旭的閨蜜“妙玉”推出來為女德班站臺。

  看到各種“雷人”的女德班“金句”,相信你也能看出來,這些糟粕無法稱之為“國學”,連披著“傳統文化”外衣的“偽國學”都算不上。

  他們只是在利用社會上一些人對當代生活中女性的不滿,搬出所謂的“祖宗”“經典”,用極其簡單粗暴的邏輯對他人的生活橫加干涉,滿足一些愚昧的長輩對“叛逆”小輩的規訓需求。

  今年4月,教育部辦公廳明文規定,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以“國學”為名,傳授“三從四德”等封建糟粕。

  有些機構的確做到了,他們沒有傳授“三從四德”,在家長眼中,他們給了孩子國學中的“精粹”。

  然而真實的他們,比地獄里的惡魔還要恐怖一萬倍。

  2

  惡魔重生

  如果你走進下面這樣一所學校,你會不會覺得它看起來還挺正規的?

  孩子們一本正經地行著及冠禮;

  男生一絲不茍地練著武術,女生一板一眼地練習書法。

  學生們認真聽著國學課。

  如果我告訴你,這就是傳說中臭名昭著的“豫章書院”,你能相信嗎?

  號稱文脈900年不息,傳播國學,資產過億,當地人有口皆碑,南昌前市領導任學校名譽校長……

  而它真實的一面,是血腥殘暴的虐待、無窮無盡的體罰,還有不分男女的性侵……

  在家長的眼里,不管孩子有什么問題——早戀、逃學、網癮、同性戀,只要送到豫章書院“學國學”,一年之內保證還你一個跪著發抖、聽話懂事的好孩子;

  只要家長交了錢,天南海北的孩子,他們扮成假警察,直接用手銬把人押上車。

  送到學校,先來個“下馬威”,扒光衣服,赤身裸體扔進小黑屋關7天,吃喝拉撒全在里面,被子是發霉的,老鼠就在枕邊爬。

  等到放出來正式上課,每天5點半起床,國學教育、體力勞動、犯錯體罰,只允許喝一次水,不能隨意上廁所,有一點點違反規定,比如偷帶零食,立刻戒尺伺候,嚴重者還要上“龍鞭”。

  而所謂“龍鞭”就是一米長的鋼筋,直接往身上打。

  一個9歲的女孩被打了30多下,皮開肉綻。記者調查,超過50%的孩子都嘗過龍鞭的滋味。

  一日三餐,孩子們吃的是隔夜的剩飯粥、發霉的饅頭,蔬菜是青椒炒紅辣椒,紫菜湯里能盛出碎抹布。

  學校跟家長承諾,這兒能學琴棋書畫,高三的文化課都能同步輔導,但他們招的老師是什么人呢?

  一個正規學校招老師,招聘信息應該長這樣:

  而豫章書院招老師,只有一個要求:“復員軍人優先”。說白了,體格健壯,管得住孩子就行。

  這樣不設標準招進來的,什么人都有,有的老師就是衣冠禽獸,不僅猥褻女生,還有同性戀教師性騷擾男學生。

  兩個被性侵過的女孩子,出來后精神失常,關在了精神病院里。

  有孩子受不了這里的酷刑和侮辱,選擇用各種方式自殺:用塑料瓶割腕、吞牙膏、喝洗衣液……

  很多孩子跟家長訴苦、告狀,家長根本就不信,因為豫章書院早就提前給他們打了預防針,告訴他們孩子怎么鬧都不要理,他們就是嚇唬家長給他們接回去而已。

  前兩年,豫章書院還假模假式地辦過一個“家長開放日”,而家長們看到的,當然是開頭我們看到的那樣的場景:孩子們揮毫潑墨、舞姿婀娜、琴聲悠揚……

  從里面出來的孩子講,那都是教官們逼著他們必須“演出來的”,如果演不到位,回頭就是戒尺龍鞭伺候。

  而不明就里的家長,看到孩子“改過自新”后精神面貌很滿意,紛紛力挺學校,甚至拉出橫幅、簽請愿書,讓學校遠離“網絡暴力”的“謠言”。

  甚至還有家長“入了股”,校方承諾給他們分紅。不知道這些家長沾著自家孩子的“人血饅頭”吃,心里是什么滋味?

  而為了對外打造“口碑”和“生源”,豫章書院每年在百度上投入100多萬的廣告費,競價排名、刪黑稿……

  一個不堪豫章威脅的女生調查者,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,選擇自殺。

  但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知乎網友 溫柔等人連續爆出諸多豫章黑幕以后,央視、人民日報等主要媒體紛紛跟進報道豫章事件,迫于輿論壓力,2017年底,豫章書院停止運營。

  很多人為此拍手稱快,覺得“善惡終有報”。

  然而這真的值得高興嗎?

  兩年多過去了,豫章書院的問題確實立案了,但至今仍沒有一個人受到法律的懲罰。

  就在今年10月,他們還對另一個志愿者發出“砍手”威脅。

  更讓很多人想不到的是,豫章雖然關門了,可校方不僅沒有消失,反而轉移了陣地。

  他們把一些當時還在校的孩子,直接押送到了附近的另一所學校里:南昌陽光學校。

  它前身是一所開了10年的戒網癮機構——鴻杰少年學校。

  它用軍事化管理的方式,通過高強度的體能訓練,比如跑步、俯臥撐,加上體罰,讓學生屈服。

  普通學生會受到各種苛待,而只要你“跟教官談戀愛”,什么事情都好談:

  他們在攝像頭死角毆打學生,逼學生喝自己的尿:

  一個肚子疼的女生,被認為是“裝出來的”,結果肚子里開始長“硬石塊”,延誤了治療,被診斷為淋巴癌晚期。

  豫章的學生沒有逃出生天,只是換了另一個地獄而已。

  無論是豫章,還是陽光學校,他們跟楊永信的電擊療法都是同一個套路。

  楊永信告訴家長:電一電就好了,電量很小就能管用。

  而豫章會告訴家長:學國學就好了,體罰都很輕的。

  他們掐準了一部分家長“無能管教”自己的孩子,用國學“美麗的外衣”吸引他們把孩子交到這里,然后用卑劣、殘暴的手段,還他們一個飽受摧殘又噤若寒蟬的“聽話娃”。

  打著國學的旗號戒網癮、“治百病”,實在是一門一本萬利的生意。

  從2011-2017年,豫章招了3000多名學生,實際學費半年就要3萬多,保守估計收入超2億人民幣。

  而他們所要付出的,只有場地費、幾個退伍軍人的工資、一點百度推廣費,和豁得出去打孩子的狠心。

  這就是為什么,打著國學或其他旗號戒網癮的學校,可以在中國各地屢關屢開、“生生不息”的原因。

  有人說,你講的女德班、豫章書院,都是“掛羊頭賣狗肉”,都不是真正的“國學班”。

  那么在中國,有真正的“國學班”嗎,生存境況又如何呢?

  3

  上國學班嗎?送命的那種

  2018年,重慶的9歲男孩睿睿被父母送到了吉林四平市的玉琨國學實驗學校。

  父母沒有想到,千里之外送去學國學的寶貝兒子,到年底送回來的時候,已經變成了一具尸體。

  玉琨這所覆蓋小初高全日制的民辦寄宿學校,成立于2017年,26個班,1200名學生,一年學費25000元。

  學校舊址位于扶貧大市場頂樓

  學校官網上寫著:

  “作為一所以國學文化為特色的學校,玉琨學校用國學教育凈化學生的心靈,用中醫教育保障學生的身體健康,用辯經教育開發學生的心智!

  創始人王竑锜自稱是解放軍航空大學德育教授、吉林大學、東北師大客座教授,“2005年感動吉林八大人物”。

  和其他國學班不同的是,玉琨入學就要考核家長:必須熟讀王竑锜寫的《明恩詞》。

  家長必須每學期參加培訓,而老師甚至會當著家長的面打孩子:“你的孩子不管,我替你們老祖宗管!

  而此前在女德班、豫章書院我們見過的一些“項目”,也被用在了家長身上。

  家長會被關進小黑屋里,放著音樂,下跪懺悔,還要徒手刷馬桶。

  睿睿的母親說:“當時我也是被要求下跪懺悔,本來我并不迷信什么國學、佛法,但我沒什么文化,培訓那么多天,吃住都在一起,就真的開始相信他們了。如果不是兒子的死,可能我還在繼續相信他們!

  去年12月2號,睿睿身體出現不適,校醫給他吃了號稱“包治百病”的自制“小食粉”——山藥、扁豆、肉桂、生姜等混合而成。

  持續高燒一周多后,睿睿的父母把他緊急送往醫院,化驗出白細胞指數為550,而參考值應為4-10,卻已無力回天。

  幾天之后,睿睿留下一句“媽媽,我難受,不想說話”就離開了人世。

  校醫辯稱:“如果在醫院化療的話沒的(指病故)更快,不如采取中醫手段保守治療!

  校長王竑锜說“你孩子得了白血病,是你們家殺業太重,做家長的應該懺悔!

  “你不服愛上哪告上哪告去,我等著瞧!”

  而經過媒體調查,這位校長根本不是什么大學教授,“感動吉林人物”里也沒有他——他只是一個早年在扶貧大市場擺攤賣貨的小生意人。

  在偏遠的吉林四平,國學班可以草菅人命,還振振有詞。

  而在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,國學班就一定會更規范嗎?

  記者在北京走訪10所國學培訓機構,結果發現同樣是亂象叢生。

  國學班該學什么?五花八門,沒有重樣的;

  老師怎么教?教法千奇百怪;

  誰配當老師?啥人都有。

  在哪兒學合適?可能是居民樓里。

  北京雙橋附近的家塾開在居民樓里

  而在上海,曾經轟動一時的“全國第一家全日制私塾”孟母堂,4歲的孩子和19歲的成年人擠在一個屋檐下上課;

  在深圳的梧桐山腳下,一排排私塾里,孩子們整天只做一件事,就是“不求甚解,瘋狂念經”。

  梧桐山第一批開私塾的人

  這種“吼振讀書法”,把一些小孩的聲帶都喊壞了,終身不能恢復。

  有的孩子讀經近十年,可以整本背誦《大學》《詩經》《易經》,但回去以后家長發現,他們連認字都有問題。

  即使像“秦漢胡同”這種所謂全國連鎖、年收入4個億的“正規”國學機構,也曾因為盲目擴張門店,導致教學質量急劇下滑。

  一份關于2018-2024年國學培訓行業的分析報告指出,全國經營范圍包含國學教育的企業多達4023家。

  保守估計,中國兒童國學教育市場規模達到135億元。

  然而現存的這4000多家私塾、書院、學堂里,大多數是非法機構,目前全國也沒有一個被認可、針對青少年的國學培訓體系。

  簡單來說就是:一所正規的都沒有。

  現在,中國的國力出于上升期,很多人民族意識覺醒,大家喜歡國學,喜歡教孩子前輩們傳下來的傳統文化,這是好事情。

  但是市面上那些所謂的國學班,沒有一家是在正經教國學的。

  所以任何一個家長,如果把孩子交給全日制的“國學機構”,就是把孩子送進了一只“黑箱”,那就是在賭:

  賭贏了,孩子能背出一點古代經典,卻在英語、數理化等學科全面落后于同齡人;

  賭輸了,孩子的身心可能飽受摧殘,甚至會送上性命。

  整個行業沒有標準,所有機構為了賺錢、吸引家長,都在自立山頭、夸大其詞,甚至說一套做一套——在國學的筐里,裝進不可告人的下作秘密。

  有些人盲目崇古,覺得“經典”的就是好的,于是送孩子來學國學——他們身子進了新時代,腦子還停留在舊社會;

  有些人根本不在乎國學班學什么,只要讓孩子聽話、不叛逆,按家長的意志成長,無論是接受“先進”的電擊還是“傳統”的龍鞭,他們都愿意掏錢——國學機構依然成了“問題少年救助站”。

  有人說,今天的“國學教育”呈現出這樣幾個令人擔憂的特點:

  國學表演化——豫章書院給家長表演做秀,梧桐山學生瘋狂背經,自己卻不懂背的是什么;

  國學技藝化——女紅、書法、國畫、古琴、琵琶,所有跟國學沾邊的技能,變成了國學教育的主要內容,而學國學的孩子是否真的清楚“國學”是什么?沒有人關心。

  國學宗教化——陳大惠、康金勝、王竑锜等半路出家的“校長”“大師”,利用講臺大搞個人崇拜,思想上極度排他——“我說的就是真理”,而如果想實踐他們的理念,方法都簡單粗暴,富有煽動性和蠱惑性。

  今天的“國學”,由于“有用”,在一些家長眼里能“包治百病”,于是就變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,卻難免在道德倫理價值觀的綁架下,變成對孩子的另一種專制。

  著名作家馬伯庸曾經這樣評價國學在當代中國應該占據的位置:

  國學是現代教育的補充,不是替代;

  國學培養的是審美,不是道德規范;

  國學教育靠的是興趣,而不是灌輸。

  那些相信“讀經”能解決一切的家長,根本上只是在急功近利與推卸責任。

  無論是學習科學,還是學習國學,我們都應該把握一個原則,就像教育家陶行知說的那樣:

  千教萬教,教人求真;

  千學萬學,學做真人。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

QQ|小黑屋|大參考 |

GMT+8, 2020-2-22 11:37 , Processed in 1.125115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外匯交易平臺

Powered by 大參考 X3.4 © 2011-2017 dacankao.com 廣告QQ:3037457936

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

  豫ICP備17029791號-1

方言915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90 股票论坛个股推荐 股票融资融券余额什么意思 现在我推广了一赌博app 甘肃快3和值推荐号码 配资公司资金安全性 今期排列五开奖结果 现在做什么工作赚钱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选号 幸运飞艇345678技巧图 成都股票配资 锦江